对自己负责

大家都记得朱自清的《匆匆》这篇散文吧!

其中,“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吧!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白走这一遭啊!”这句话就特意写出了生命来去匆匆,生命短暂同时又很宝贵。

是的,生命是来之不易的!并不是当你出生下来,上天就已经对你的命运作出了评判,指定了你的生命该是如何如何的……而是当你出生以后,有你那虽然小但是充满了无穷权利的脑袋作出的一个医生的决择。是的,你可能会说“那是我父母的教育”;你会说“这不可能”。但是,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必须作出这样一个抉择。你也许不知道你作出的是什么选择,但是如果你在人生的道路上回首相寻,一定可以发现,你的抉择是多么的伟大!每个人都如此。

你可能会问:“那么贼呢?”其实,所谓的贼,在出生的那一刻起,是一颗纯朴善良天真的大脑在工作。但是是谁教他们做坏事的呢?就是他们在经历了世界上很多事情之后,没有认清事物的本质,盲目的追从别人,这个“别人”就有可能是些坏人。
家长也并不一定都是对的,也不一定都是错的。可是当时的孩子并不懂得去明辨是非曲直,无法对自己负责。“错误的事情一学就会,再想改却不再容易”。因此,我们自己不但要对自己负责,还要不让自己庸碌一生,家长所做的任何一个事情都会让孩子铭记在心!

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对后代负责……

欧洲之星——嘉年华

欧洲之星嘉年华坐落在南京绿博园。在去之前,有很多同学说:不好玩。怎么个不好玩呢?只有眼见为实,因而今天,我和胡(我的同学)一同来到嘉年华探个虚实。

远远的,就见到了醒目的摩天轮。一下再就激起了我们的兴趣。于是,班车一停下,我们就好比风一般进入了嘉年华。

鬼屋

换好了代币,第一眼就望到不远处素闻已久的鬼屋。转眼间就到了排队的地方。不久前,赵(仍然是我的同学)告诉我们:嘉年华中就只有鬼屋有意思。这回我倒要看看这鬼屋有什么意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们如蜗牛般前行,不时的,从屋中传来尖叫声,听得心里发毛。胡呆呆地站着,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他一字一顿地说:“我,我不,不想去了。”看他还没有进去,就被吓成这个样子,我不禁笑了起来,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没事儿,我罩着你!”半小时过去,终于轮到了我们,戴上一副奇怪的眼镜,走进了全黑的世界。介绍员讲述了几个注意事项,大家正专注地听着,突然从黑布中窜出一个绿色魔鬼面孔,还大叫了一声“卧”,出乎意料,我整个身子颤了一下。回头再看一下胡,他的脸煞白煞白的,比鬼的脸还白,比鬼还恐怖。走了进去,阴森的绿光和红光交错在一起,加上周围不停传来一声声鬼哭狼嚎,确实有些鬼的气氛,由于黑暗,只能摸索前进。胡一直低着头,一只手紧紧拉着我的肩膀,不停的叨念:“你走慢点,慢点~~”有一段路是会动的,来回抖动,胡下的加快了脚步。突然后面跟着走过来一个鬼模鬼样的鬼,胡向后一瞟,立刻对我着急的喊:“有鬼!有鬼跟在我们后面!”“没什么可怕的,是人扮的,人扮的。”我气定神闲的回答。好不容易走出这个迷宫一样阴森的地方,胡的脸一直处于白色,过了很久,才缓缓恢复了些血色。我笑着问:“再来一次怎么样?”他赶忙回答:“不了,不了。”

摩天轮

等胡休息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向摩天轮进发。从远处看,不觉得有多大。但是就走到它下面,真是“近大远小”啊!向上看会有一种压抑感油然而生。等了一会儿,就可以上去了。刚开始,还有一点脚踏实地的感觉。随着高度的增加,就越觉得不踏实。胡坐在最右边,紧贴门口,他叫苦不迭,一直埋怨:“早知道我就不坐在门口了!”虽然我们都觉得腿发酥,但看着那外面越来越开阔的景色,就觉得很满足,满足到忘记了害怕。我们就在害怕、紧张与满足之间穿梭。

穿梭时空

走出摩天轮,才感到“自由”的可贵。在摩天轮里面就好像在监狱里一样。下了摩天轮的我们一身轻松,胆子也大了些。于是我们来到了“穿梭时空”的面前,排进了长队。“穿梭时空”是一类惊险的游戏,它让你绕着一个轴顺时针、逆时针地转,最后让你倒挂在天上。玩之前,我和胡站在队伍里听着前面一轮又一轮的尖叫声,都麻木了。胡又想临阵脱逃,我坚决反对,因为代币已经给了。没办法,只得用呆滞的眼睛望着那机器。轮到我们时,我们挑了个中间的位子,坐稳后我也开始有些担心了。胡又说道:“我们走吧!”但正巧已经被扶杆锁起来了,想走都不成了。我们都紧紧地扒着扶杆。只听“嘀”的一声,机器开始运作。只感到天旋地转,除了脚以外其它什么都看不清楚。是觉得脚一会儿才着踏板,一会儿踩不着。整个人向前倾。于是两只手紧握着扶杆,胳膊紧夹着扶杆,也顾不得看胡了,估计好不到哪里去。时间过得好慢,终于我们下来了。走出围栏,胡德炼油成了白色,他说:“不行了,头晕,去买瓶水去。”说罢就向前走。我一把拉住他,说:“看来你真晕了,卖水的在那边!”于是我俩互相扶持着,一摇一晃地走向小吃。

旋转木马

最后还剩几个代币,又不愿意玩太刺激的,最终选了个符合的游戏——旋转木马。我骑上马,在和缓的音乐中,随着马的奔跑,我感觉又回到了小时候,是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在马上,妈妈爸爸拿着相机,笑着,对我说:“来,回头!”我回过头,一道白光闪过,留下了这幼时美好的回忆。这时,胡喊了一句:“笑一个!”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用手机替我找了一张照片,取名为“童心未泯”。气得我直跺脚。

碰碰车

同样是熟悉不过的游戏。坐上车,没有一点生疏。仿佛如曾经一般,爸爸坐在这里,叫我如何驾驶。因为这样,我坚信我能开好。上去给了胡当头一棒,胡又被我连撞两次。胡不示弱,立马调转车头,来了个冲击波……

就这样,我们整个撒谎能鼓舞沉浸在娱乐之中,欢笑伴随。嘉年华不好玩?也许平时去的地方多了吧?!胆识和他人分享了快乐,又何乐而不为?

 

欧洲之星嘉年华,不好玩?瞎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