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事

今日握着手机靠在耳边打电话,进了电梯按完楼层,猛地觉得不对劲。一摸口袋,心里咯噔一下,想着:完了,手机不见了。愣神几秒,恍然大悟,手机不是在手上打电话呢么?哈哈哈哈哈哈。

从机器学习到科研态度的反思

FB 2018 Fellowship得奖人名单发布了。今年比往年要多出5个人,总共17个人。其中15个人是不同领域应用机器学习的,1个是Econ的,1个是Datacenter以及Distributed System的。并没有Wireless Systems或是Mobile Networks。我申请了,不过并没有申请上。怎么说呢,这算是情理之中吧,毕竟机器学习现在非常火爆。

机器学习不仅仅改变了目前各行各业的技术方法,更改变了Academia与Industry的工作方式。几乎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在搞机器学习。发论文如果不带点机器学习都没人理你没人收。发产品如果不带点机器学习AI什么的根本吸引不了用户上不了头条。(身处这个环境中,我甚至怀疑,如果不懂点机器学习,在这个field里连找个实习都困难)

可怕😨。 继续阅读从机器学习到科研态度的反思

驾车的人

美国西岸的早晨,即使是7、8点,天就已经是大亮着。路上车辆来往,已是络绎不绝。“嗯,又将是忙碌的一天。”我托着下巴望向窗外,这样想着。

今天不轮到我来开车。因为去FB的路途遥远,省油钱和carpool双重原因将我们四个人拉到了一起。每天轮着一个人来开,既省钱,又省力。这不,今天我可以悠哉的坐在副驾驶,任由车上播放着的日本歌谣抚过耳垂,舒缓、安静,缓缓地让自己从困意中清醒过来。

也许是因为是周一,大家自上车道一声早,就没有说过什么话。后排的打了个哈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刷着什么网络微博段子。即便是通常活跃气氛的驾驶员,也是默默的开着车,不知在想什么。Google Map也是在一开始导航的时候报了一声“101高速行驶12迈,路上略堵,预计半小时后抵达目的地”(英文)后便不再出声了。

就是这样一个慵懒、安静的周一早晨,我沿途瞧着这一个个驾车的人,千姿百态。

To be continued.

留学在外,最开心的就是坐在床上,抱着电脑,跟身在国内的我爸妈聊上几十分钟一小时,分享一周以来的趣事。微信发一发近期照片,偶尔分享个鸡汤文章。总会在视频最后偷偷截个图,做个记录。如果哪一周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或是拖延到了下一周,心里都觉得空荡荡的。从2010年起,这个习惯就从未变过。

每每看到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照片,就倍感有趣。

大多时候,背景就是家里的沙发。那一个个大抱枕,一直记得是软软的,舒服的很。尤其在夏天的时候,从空调里出来的冷气从沙发穿过,一个个抱枕冰凉凉的。沙发后的墙上挂着画,玻璃茶几在视频里只露出一小角,想必熟悉的小米遥控器,我妈的iPad,我爸的平板、电脑,还有几本《读者》都在上面随意的摆放着。

大多时候,都是我妈坐在电脑屏幕前,从QQ聊天窗口里给我发一个笑脸😃,意思她在线了,我们可以视频了。紧接着就会问一句:“视频吗?”生怕我不在线,或者我有事情,亦或者我不记得什么时间视频了(以前登录QQ总喜欢隐身)。视频出来的一刹那,总能立刻看到我妈嘴角上扬,心满意足的笑容,看到我而开心的笑容。当视频中间有别人电话打进来,不得不接的时候,她总是以最快的速度结束电话,因为我是最重要的。我妈是不喜欢戴入耳耳机的,所以基本上都是功放。有时候网络不太好,会听到自己的回声,会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会是模模糊糊的视频,我妈就会吐槽我是个学电脑的,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不经常的,因为种种原因,我妈会从别的地方给我拨过来。有时在车里,有时在公公婆婆家,有时在单位。随着场景变化,她的着装打扮也都不一样。通常这些时候视频都很短暂,有点淡淡的失落,只能期待下一次能久一些,多说一些话。不过也是只有在别的地方的时候能看到不一样的她。当在家的时候,看到的是她的慵懒和自然(说不好听点,其实就是头发乱糟糟的😋)。

不经常的,我爸会出现在视频里。因为距离原因,他和我妈在一起视频只能半边脸露出来。但是他们俩谁也不把电脑往前推,或是身子往后仰,就好像离电脑屏幕近些,就离我近些似的。我妈每次都把我爸挤到一边,好让自己的脸全部显示出来。我爸也不恼,估计是能从屏幕上看到我就好。他也比较爱吃,不能饿着,有时候视频到了中午,他不管那么多,直接把我丢给我妈,自己先去吃饭去了。不过大多他是不在屏幕前的,出差多,捣鼓忙活不亦乐乎。照着这忙活的劲头,感觉成为富二代指日可待啊😄。开个玩笑。

想家了,想爸妈了。十月份忙完,我一定要回家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