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上来了,就开始回忆这回忆那。

当年我也是《炽火XFire公会》的一员,现如今已经找不到组织,听说被卖了。

当年我也是《致纯书苑》的一员,现如今只有打包的种子,再也找不到制作精排版txt的身影。

当年我也是《风雨寻秦》的一员,现如今带我打怪升级卡位,不打不相识的你们又在哪里。

网络直播与隐私

在网易上看到一则新闻,真是令人恐慌。新闻原标题是《孩子的一举一动都被网络直播 到底好不好》。从标题里,想必聪明如你就能猜测一二。是的,网络摄像头竟还可以如此“妙”用。如新闻里描述的一样,在教室里监控摄像头被替代为网络摄像头,然后经过设置就可以在360旗下产品“水滴直播”网站上与任何人进行分享。注意,这里说的是任何人未注册用户可以打开网站,轻松找到并观看学生们的一举一动,24小时全天候。

水滴直播 实例截图

就是这样的直播,显然已经违反了每一个学生的隐私权。 继续阅读网络直播与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