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咖啡

回国来首要任务就是回家见一见外公外婆。都七十大几的人了,却像一对活宝,对新鲜事物倍感兴趣,也闹了不少笑话。

外婆本来也不是个爱喝咖啡的人。这次说是有几十个学生要来南京见一见昔日的老师(即我的外婆),她觉得应当拿出点好东西招待一下人家。饮品上除了喝茶,那有点意思的就是咖啡了。可是外婆也没喝过咖啡,更没煮过咖啡。她一声不响地翻出来前不久小姨放在家里的一罐磨碎的咖啡豆,也不请教他人,全部倒进一个大铁锅里,倒进水煮了大半夜。

大!铁!锅!

没错,就是炒菜用的那种锅,还是铁的。说是大晚上咖啡的香味弥漫在家里每一个角落,想想就觉得美滋滋的。也不知道得煮多久,看着水的颜色变了,就觉得差不多了。外婆尝了一点点,觉得咖啡怪苦的,往锅里倒了大半盒糖,说是终于觉得有点甜味了。而后起锅倒进了热水瓶里,没错,热水瓶。

我去外婆家的时候是第二天,这都是她讲给我们听的。我强忍住笑意,倒了一杯。嗯,闻着还是很香的,虽然过程不忍直视,但是可能也许貌似结果是好的。

“婆婆,咖啡伴侣有吗?或者就是牛奶就成。”

“什么是咖啡伴侣?没有牛奶。”

“好的吧,咖啡得放点牛奶才好看才更香呢。”

也是,没有牛奶没有咖啡伴侣也是可以喝的,反正咖啡嘛。好家伙,我端起来先是闻了闻,还是有些咖啡的感觉的,直到我喝了一口。满嘴都是板蓝根的味道。

是的,板!蓝!根!

那种苦涩中带着一些甜味,和板蓝根的感觉一模一样。能把咖啡煮成板蓝根味道,唯我外婆一人耳。得亏是家人,不然在学生面前,这笑话闹的也忒大了。

再快一些吧

生命自在循环,生生不息,取之为道。道法自然,顺者生,逆者亡,自成一体,视为规则。这个规则内若是出现了一点偏差错误,大自然可以通过循环往复之力将其逐渐修复,以达到内外平衡。这就好比是Outlier,在大量正确的数据中这个Outlier的影响微乎其微,那结果肯定是稳稳当当,不会因此而改变。

而人类的作为打破了这一平衡。人类试图打破规则,探索自然的奥秘,希望自此创造规则,自成道。能自成一体,那人就成了真正的主宰,而不是渺小到连一点病毒就能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然而大部分时候,打破规则实则是在破坏大自然,千疮百孔,只能希望在越积越多的Outlier大自然已经无法自我修复之前,我们能够达到创造大自然的水平。

要想不整垮大自然,在这个科技快速发展的时代,每个人都要紧跟步伐。每个人都要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去弥补漏洞,而不是帮倒忙增加漏洞。因为一旦大自然无法承受人类造成的千疮百孔,垮了,对于人类将是毁灭性的打击。谁都不想这样,理应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但令我害怕的是,即使每个人都意识到了,也没有人会沉下来去思考去解决去实施。

没错,现在这个时代需要每一个人紧跟步伐,需要每一个人的力量。但随着生活节奏加剧,快速的节奏不去适应,那就等同“掉队”了。所以我们顾不得思考,只得随波逐流。这就形成了一个囚徒困境。别人都在走打洞的道路,你说你要慢下来去补洞,那你就是牺牲者。谁都不愿意牺牲,那就一起死吧。就像程序员写代码一样,如果你花10天补一个程序,非常完美,漏洞减少很多,是不错。但是你周围的人2天就能完成一个还说得过去的程序,那么你的贡献就显得微乎其微,在有些公司的制度下,你就是被炒鱿鱼的那个。你只有指望所有人做出了同样的决定你才会去做,而这种情况作为一个理性的人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没有人去补洞,只有当漏洞多到整个系统崩塌了,直到大部分人都去修漏洞了,这时候你才有补洞被认可的价值。这种情况下,放到大自然里,就是人类将近灭绝的时候。

这就是一个很悲哀的事实。负能量说太多不好,补一点“正”能量。既然我们终究归于尘土,何不在浮躁一味求快的社会里寻求一点洒脱?活着若是图个潇洒快乐,那就去争取内心的平静(inner peace),去做喜欢的事情,去和喜欢的人说话。洞在或不在,就留着后人去寻找去填补吧。若是累了,那就安心填填洞,就算牺牲了,那也对得起大自然给自己留下的一片宁静。

在这求快的道路上累了,就找点时间,听一听木心的诗歌《从前慢》吧。任它再快,内心总是要平静才好。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脆弱的生命

死了,应该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吧,什么都听不到了吧。

但还是会在冥冥之中看着我们大家的吧,会保佑家人一切安康的吧。

没想到一个月内去世了两位家人,一切走好。

生命真是脆弱啊。

所以还活着,就应该开心吧。

要好好活着,因为不知道哪一天就走了,因为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要好好活着,因为我们会死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