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三天了

还记得一年前,河清哥教我英语的时候,他用英语问我:“南京的天是什么颜色?”那个时候我回答:“蓝色的。”当即他就否定了我。现在如果还问我这个问题,我应该也会否定自己的答案。

其实,南京的天,是灰色的。

回来三天了,因为流感在中国爆发的缘故,我自行在家里隔离。其实没有什么出门的机会,主要都在家里面给爸爸妈妈看拍的照片,看带回来的纪念品。但偶尔也没事的时候向楼下或是远处看看。

那么多的车子,那么多的高楼,那么多的人。也许我在Liberal习惯了那种平的感觉,刚回来,有点不适应。有时候我对自己说,我不喜欢南京灰色的天,不喜欢那么多的车子那么扰人的噪音。可是我毕竟在南京长大,也熟悉这里,也爱这个地方。

其实人有时候很奇怪。

当我没有去美国的时候,我憧憬美国的生活。

当我刚去美国的时候,我想念中国的生活。

当我离开了美国的时候,我又不舍美国的生活。

回来三天了,也许这只是自己无聊时候的牢骚吧。

好多好多一句话

平凡的人智慧想到平凡的事情,但是想的多了,偶尔也会有一两件不平凡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那么我对上帝的祈祷就是:没有上帝。

我在美国唯一一次的小抄,还是在老师的批准之下弄的。

有时候我会对地上的一美分感兴趣很久。

第一次拿到成绩单,我关注的事情不是自己的成绩,而是他们有没有把我的名字打错。

参加数学竞赛,我说美国人数学不好,结果坐在我旁边的人比我早十五分钟做完。

毕业典礼的时候我没有亲友团,结果我上台的时候听见堪比亲友团的吼声与祝福声。

我认为毕业舞会很正式,于是我用了一个下午学华尔兹,结果到了才发现在舞会上大家都穿着正装发疯。

机器人比赛我学到了很多,这些学到的东西却是从对手程序员那里学到的。

第一天到学校,找教室找了好久好久。

学校发的Hall Pass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用,但却不是我用的,借给朋友用的。

这一天我透过窗

这一天我透过窗,仔仔细细的看了Liberal的日出。

太阳东升西落,反复始终,看起来每天都一样,但是细心了,又不一样。这一天的日出持续了8分21秒,从太阳刚把头探出白色云彩的襁褓,到她现出自己炽热的眼眸渲染了一片火红的云——而上一次,我记得,这情景持续了7分49秒;再上一次,8分10秒…… 继续阅读这一天我透过窗

没睡的着 上来看看了

十个月 过的好快

我不知道说什么 就是没睡得着

昨天我还帮朋友刷了PSP 他还跟我笑着说 你很厉害

一个星期前我还跟干爸出去旅游

两个星期前我还和伍说说笑笑

一个月之前我还沉浸在毕业的兴奋之中

然后 一年之前 我还在金陵中学河西分校 继续阅读没睡的着 上来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