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事

今日握着手机靠在耳边打电话,进了电梯按完楼层,猛地觉得不对劲。一摸口袋,心里咯噔一下,想着:完了,手机不见了。愣神几秒,恍然大悟,手机不是在手上打电话呢么?哈哈哈哈哈哈。

从机器学习到科研态度的反思

FB 2018 Fellowship得奖人名单发布了。今年比往年要多出5个人,总共17个人。其中15个人是不同领域应用机器学习的,1个是Econ的,1个是Datacenter以及Distributed System的。并没有Wireless Systems或是Mobile Networks。我申请了,不过并没有申请上。怎么说呢,这算是情理之中吧,毕竟机器学习现在非常火爆。

机器学习不仅仅改变了目前各行各业的技术方法,更改变了Academia与Industry的工作方式。几乎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在搞机器学习。发论文如果不带点机器学习都没人理你没人收。发产品如果不带点机器学习AI什么的根本吸引不了用户上不了头条。(身处这个环境中,我甚至怀疑,如果不懂点机器学习,在这个field里连找个实习都困难)

可怕😨。 继续阅读从机器学习到科研态度的反思

无题

有想法不去实现,

只因自己渴望不够强烈。

有佳人不得相见,

只因彼此生活难聚成线。

有言语不可驳辩,

只因周遭事物不愿改变。

从心,要念、要恋、要言,

只求无悔,求个乐翻天。

年龄上来了,就开始回忆这回忆那。

当年我也是《炽火XFire公会》的一员,现如今已经找不到组织,听说被卖了。

当年我也是《致纯书苑》的一员,现如今只有打包的种子,再也找不到制作精排版txt的身影。

当年我也是《风雨寻秦》的一员,现如今带我打怪升级卡位,不打不相识的你们又在哪里。

网络直播与隐私

在网易上看到一则新闻,真是令人恐慌。新闻原标题是《孩子的一举一动都被网络直播 到底好不好》。从标题里,想必聪明如你就能猜测一二。是的,网络摄像头竟还可以如此“妙”用。如新闻里描述的一样,在教室里监控摄像头被替代为网络摄像头,然后经过设置就可以在360旗下产品“水滴直播”网站上与任何人进行分享。注意,这里说的是任何人未注册用户可以打开网站,轻松找到并观看学生们的一举一动,24小时全天候。

水滴直播 实例截图

就是这样的直播,显然已经违反了每一个学生的隐私权。 继续阅读网络直播与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