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三天了

还记得一年前,河清哥教我英语的时候,他用英语问我:“南京的天是什么颜色?”那个时候我回答:“蓝色的。”当即他就否定了我。现在如果还问我这个问题,我应该也会否定自己的答案。

其实,南京的天,是灰色的。

回来三天了,因为流感在中国爆发的缘故,我自行在家里隔离。其实没有什么出门的机会,主要都在家里面给爸爸妈妈看拍的照片,看带回来的纪念品。但偶尔也没事的时候向楼下或是远处看看。

那么多的车子,那么多的高楼,那么多的人。也许我在Liberal习惯了那种平的感觉,刚回来,有点不适应。有时候我对自己说,我不喜欢南京灰色的天,不喜欢那么多的车子那么扰人的噪音。可是我毕竟在南京长大,也熟悉这里,也爱这个地方。

其实人有时候很奇怪。

当我没有去美国的时候,我憧憬美国的生活。

当我刚去美国的时候,我想念中国的生活。

当我离开了美国的时候,我又不舍美国的生活。

回来三天了,也许这只是自己无聊时候的牢骚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