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上来了,就开始回忆这回忆那。

当年我也是《炽火XFire公会》的一员,现如今已经找不到组织,听说被卖了。

当年我也是《致纯书苑》的一员,现如今只有打包的种子,再也找不到制作精排版txt的身影。

当年我也是《风雨寻秦》的一员,现如今带我打怪升级卡位,不打不相识的你们又在哪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