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我透过窗

这一天我透过窗,仔仔细细的看了Liberal的日出。

太阳东升西落,反复始终,看起来每天都一样,但是细心了,又不一样。这一天的日出持续了8分21秒,从太阳刚把头探出白色云彩的襁褓,到她现出自己炽热的眼眸渲染了一片火红的云——而上一次,我记得,这情景持续了7分49秒;再上一次,8分10秒……

这一天我透过窗,远远的望见Liberal这还在睡梦中的城市。

街道已经模糊可见,但一盏盏明亮的灯却如此炫目。没有行驶的车辆,没有行走的人——也许有吧,可远了,便不清晰了。零星点点,堪比天上的繁星,却又比那天上的繁星少了些神秘,多了些温馨。

这一天我透过窗,兴奋得观察着Liberal不同的建筑。

有高个子,有矮个子,有瘦子,有胖子,有奇形怪状,有中规中矩。这里的建筑花样多端,却又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不用抬头仰视,因为再高不会超过三层。我体会到了这里的平,是的,真的很平。平凡的地方,平静的城市,平易近人的美国人,哦,还有,远远一望都是平的——没有什么东西阻碍我的视野。

这一天我透过窗,一脸崇拜地瞥了一眼Liberal的滑板场。

Liberal有滑板场,不算大。但是当我终于从亚马逊买了一个板子,我得到了一个消息,让我原本兴奋的心情支离破碎:滑板场重建。于是我等了,等了,等了,等了……直到我临走的那一天,滑板场还在重建中。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游泳池。于是我崇拜了,美国人的办事效率,高,真高!

这一天我透过窗,静静地望着雪白的Liberal。

传说中的鹅毛大雪终于在传说中准确无比的美国天气预报报导之后来临。随后便是整整一天的鹅毛大雪。我拿着一把尺子冲到外面测量了一下,26英寸的厚度。无意中瞥到邻居的小轿车,着实让我吓了一跳,那看起来就好像又一辆白色的车压在那辆小轿车身上。

这一天我透过窗,无奈地看着鸟儿喂食。

房檐上寄宿了天外来客。当我听见小鸟的啾啾声,我拿着相机冲出去爬上梯子想来个特写。结果鸟妈妈直接冲过来啄我。没办法,只能躲在门里,找准机会喀嚓。当时我就觉得自己是万恶的狗仔队。

这一天我透过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