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直播与隐私

在网易上看到一则新闻,真是令人恐慌。新闻原标题是《孩子的一举一动都被网络直播 到底好不好》。从标题里,想必聪明如你就能猜测一二。是的,网络摄像头竟还可以如此“妙”用。如新闻里描述的一样,在教室里监控摄像头被替代为网络摄像头,然后经过设置就可以在360旗下产品“水滴直播”网站上与任何人进行分享。注意,这里说的是任何人未注册用户可以打开网站,轻松找到并观看学生们的一举一动,24小时全天候。

水滴直播 实例截图

就是这样的直播,显然已经违反了每一个学生的隐私权。中国对隐私权是这么定义的:

隐私权,是指自然人享有的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生活信息依法受到保护,不受他人侵扰、知悉、使用、披露和公开的权利。

在《未成年人保护法》里:

第三十九条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披露未成年人的个人隐私。 对未成年人的信件、日记、电子邮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隐匿、毁弃;除因追查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依法进行检查,或者对无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的信件、日记、电子邮件由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代为开拆、查阅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开拆、查阅。

虽然中国对于隐私权起步较晚,但是已然有比较健全的规定,同时已经将隐私权延伸到网络信息安全(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

作为现代教师,这点观念想必不会没有,那么是什么促成了这种令人发指的现象?我能替这帮人想到的借口,也无非是:

  1. 监控。本身监控的目的就是防止学生作弊。也许这些老师足够聪明,想到利用众包的概念来帮助快速识别作弊学生。
  2. 警告。总有一些学生会存在侥幸心理,这时候老师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说:你们这些行为在被全世界的人看着,你们一点小动作都会被全世界的人看见。
  3. 关注。尤其是小学生、幼儿园学生,总有那么一两个家长不放心自己的孩子,担心孩子在学校被霸凌、被欺负,这就成为一个良好的平台供家长登陆并且监视自己的孩子与别人的孩子。
  4. 想红。老师也不容易,直播搞出点大新闻,课教的好说不定还能当个网红,甚至是全平台全世界教课,这种感觉不要太好。

若是学生已集体签名同意视频监控直播,若是学生可以选择,若是学生有那么点自主权力意识,那也不会在我看到这样的事情如此愤怒。明显的,这些学生是不知情的。知情的学生,也是没有话语权的。老师说什么,那便是什么,争论是没有用的。(当然,这么说有点绝对,有点不负责任,因为我并没有采访过学生,也没有足够的样本。不过从现在中国教育,从我自己经历过的教育,学生在学校只需要学习课本知识,不需要管这些“额外的”东西。)

从法律角度,很多家长、老师、校职工没有意识到问题,从他们残缺的教育里忽视了学生也是拥有独立人格的人这样一个事实。教室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公共场所,自然而然觉得装个摄像头搞个直播不违法。所以中国应当健全这方面的法律,普及推广,而不是摆在那里任人摆布。

也许换个视角,以安全角度考虑去警告这些人,才是在短时间说服并制止他们。之前说过,这个直播,任何人都不需要注册就能看到视频直播。这意味着,那些拐骗小孩的人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去监控目标,通过观察了解目标的性格、爱好、习惯,然后通过花言巧语同孩子骗取信任。这不是在臆想,而是切切实实会发生并且很容易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信息安全里常见的思维漏洞,你从你的角度思考,你做A是为了B,但是别人可能利用A得到了C的信息。

醒醒吧,直播不是这么玩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