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珐琅铁

她红色的外表下,身上的划痕仿佛诉说着什么故事,我却来不及聆听了。我一定是疯啦。

时间匆匆,没想到这么快就离你而去,未能来得及给你照一张好照片。

这两年里,煲汤、煮面、焖制,都是你亲力亲为。稳重如你,当长命百岁,寿比南山。

却不想,我失去了你。千错万错都在我。

早上打算煮面,刚下床,看到你紧闭着口,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我有些慌乱。

当我把你抬下来的一瞬,我愣住了,竟是如此的重。断断续续的记忆刹那间涌了上来。

“第一次做南京皮肚面啊,果然给力!”

“水应该加这么多,嗯……啊不对!哎呀水噗了,赶紧擦一擦……”

“这味道真香👍,不愧是我的珐琅铁!”

我想起来了。我不敢看你。

我战战兢兢靠近你,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透过口,我还隐约看到让人头皮发麻,密密麻麻的虫子。

是了,整整两周,我都没有理你。对不起,只能将你丢弃。

抱歉,我只有一张你背影的照片,作为香肠一家的背影。

珐琅铁锅与香肠一家

仅以此图纪念陪伴我两年的珐琅铁锅。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哦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